小六儿

拈花菩萨(3)

13√
后来有人问朴志晟,什么是命运。
一旁窝着看电视的钟辰乐插了一嘴,这你得问马克哥。
朴志晟嘿嘿的乐,都多少年前的事儿了,你还记得。
钟辰乐随手从茶几上拐了个苹果,废话,老子年轻的时候怎么说也是个角儿,再说。
之后沉默了一会儿,继续:人与人之间能够相遇的可能性只有很小很小的概率,甚至低于方便面没有调料包,螺蛳粉没有花生仁的概率。
得多幸运,可以一起出道。


14√
Dream 队初舞台那天跟着师哥exo进行安可舞台。
罗渽民站在伯贤前辈的后面笑的灿烂,乖乖的跟着曲子挥手。
黄仁俊一旁看着冷笑:装的真像。
明明是个腹黑大灰狼,却像个人畜无害小白兔。
小白兔昨天洗完澡头发没干出来朝着看电视的黄仁俊打了个惊天动地的喷嚏。
一秒钟后小白兔的饲养员拔门而出,拽着始作俑者回屋,临走还不忘朝黄仁俊翻了个白眼。
黄仁俊握着遥控器独自惆怅了一会儿:罗渽民是故意的,他就看我不顺眼,李帝努更讨厌,神经病!


15√
结束行程后黄仁俊趴在床上觉得心累。
钟辰乐跟小星星在客厅玩任天堂,这小子融入的还真快。
迷迷糊糊有点儿口渴,黄仁俊眯着眼趿拉着拖鞋往客厅也没瞧清楚顺手拿了个水杯咕咚咕咚喝了几口,最后一口还没咽进去,罗渽民站在房间门口悠悠的说:那个是我的。
黄仁俊瞬间通了七窍,可真是邪了门了,怎么哪儿哪儿都有你。
也没说话,把嘴里剩下的水吐进水槽,临走还漱了漱口。


16√
摔门出去的时候没带手机,没带钱包,穿着睡裤站在路中间的黄仁俊觉得自己十分惆怅。
挠挠头没处可去,想着这个时候去公司被粉丝拍到估计得上新闻头条。
琢磨了一会儿觉得十分丧气,回宿舍又太怂不符合东北大哥的人设,刚抬腿被人猛的一拉,余光一瞟罗渽民明晃晃的大白牙差点闪瞎他的眼。
黄仁俊下意识开口,罗渽民我艹……



17√
中文的优势这个时候就显现出来了。
罗渽民有些疑惑:mo?
黄仁俊看着擦边过去的车,心里嘀咕:这什么偶像剧桥段。
嘴上回的有些心不在焉:哦,就是你真帅。
说完后悔的想抽自己一巴掌。
遇见罗渽民,自己怎么总是吃亏的那个。

拈花菩萨(2)

9√
后来李帝努回忆那天回练习室接罗渽民看到的情形嘴角仍会似有似无的存着一丝苦笑。下耷的唇尾陷入脸颊,仿佛嘲笑主人的一往情深。
情这个字,搅了多少浑水。

10√
苹果核在垃圾桶里躺了没有五分钟,罗渽民就过敏了。
黄仁俊眼看着罗渽民从帽衫与肌肤的连接处开始红了一片,吓了一跳,娜...渽民...你。
当事人倒是没什么情绪波动,朝黄仁俊,“娜娜。”

叫我娜娜。
人称也是奇妙,娜娜这个女性称谓放在罗渽民身上毫无违和感,甚至会认为他本应叫娜娜。
黄仁俊想着那天李帝努的警告,迟疑些许的空挡,嘴角一暖,罗渽民的睫毛轻飘飘扫过。
一分钟有六十秒,一秒钟光已经走了好远。
一秒,两秒,三秒。

三秒,黄仁俊后退一步。

11√
你有没有吃过布丁?
柔软的舌尖扫过上牙堂。
交换唾液。
离开前罗渽民舌面划过黄仁俊的虎牙。

三秒。
罗渽民红着一个脖子半张脸,还是笑。

12√
过敏好像更严重了。
黄仁俊惊愕的同时顺便观察始作俑者。

门口轻微的声响惊的黄仁俊一激灵。
罗渽民只是微微偏头,jeno你来接我了?

李帝努点点头,面上有些不愉快,倒是什么都没说。
走近一瞧罗渽民的脖子,面色一暗,你吃苹果了?
罗渽民笑,突然就想吃了。
李帝努看了罗渽民半晌,挠了挠头,手耷拉下来顺势拽住罗渽民的手。

罗渽民被李帝努拽着脚步趔趄的同时不忘回头,仁俊我们有空聊。

黄仁俊一直保持刚才的姿势没动。
客观原因是觉得自己被排挤,李帝努打进门后连个眼神都吝啬给他一个,好像他从未存在过一样。
主观原因他自己不想承认。
想他堂堂五尺天朝东北男儿,竟被丫一男人给亲了,脸面何在!尊严何在!


希望小可爱们把评论多多砸向我吧哇哈哈哈

随笔

看了好多小条出道前出道后的视频。
真不希望他们长大。

娜娜以前是个小甜豆,这次回归后沉默了不少。
今天周偶一个一闪而过的场景,小孩儿笑的嘴好像要把他马克哥吞下去的架势。

突然回到mmc的时候。
娜娜经常乱用他那张脸,仗着自己帅,切。

娜娜要一直开心。
希望他一直开心。

拈花菩萨(1)

1√
人一般都会把自己的地位置于一组人中的高点,罗渽民倒不这么认为。
他时常处于人群的边缘,或者与身边的人有一定的结界空间。
很多时候他会一直安静的待在一边,笑着看周围的人吵闹,非要文艺点儿说的话,像个安静的菩萨拈花微笑。

但总有人会破了他的法。
李帝努就是。
从认识他第一天开始,罗渽民就突然失了智,疯起来也是没边没界。
用李马克的话讲,像是一个失所的流浪狗找到同行的朋友。
罗渽民听着这话,淡笑不语。

2√
临出道的头一年相熟的哥哥领着个瘦瘦小小的孩子进来,丢了句以后你们一起练习转身直接出了门。
五个人面面相觑谁也没敢说话。
突然的人员加入总会带来一些猜忌与怀疑,可能沉默的气氛使那个本身头就些微低敛的小孩儿埋的更深。

李马克最年长,该懂得事也是懂得,右脚还没迈稳,身边悠忽飘过个人影,吓了他一跳。
罗渽民笑的眼睛成缝,抱着矮他一截的黄仁俊温柔的晃了晃。
黄仁俊。
这个名字从那天开始,毫无节制闯进李帝努的生活。
蝴蝶效应。
从一环中出了差错,后面几环不是岔了道就是崩盘瓦解。
命运这个东西,谁又说的清楚。

3√
很多年之后朴志晟回忆那天,唯一记得的是罗渽民的背影。
就像一直笑着看人间疾苦的菩萨,为了拯救人民于水土之中献身,临去的背影都闪着圣光。
钟辰乐在旁边笑声突破天际,是水火。
菩萨不再只是拈花微笑,他显了灵。
对于黄仁俊来说,那天拥抱时罗渽民滑在他脸上睫毛的触感像小时候妈妈的亲吻。
而对于李帝努来说。那天罗渽民拥抱黄仁俊拍在后者背上的双手是一种莫名其妙的背叛。

晚上罗渽民躺在李帝努腿上翻书。
后者靠着床头一手划拉手机一手插在罗渽民发间撩拨。
罗渽民戴着个金边眼镜,睫毛的影子打在书上,像枝杈。
斯文败类。
李帝努心里骂着,到嘴边却拐了弯: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罗渽民说着起身摘了眼镜,揉揉眼睛顺势窝在李帝努怀里,揪着李帝努睡衣第二个扣子食指打了个圈,看他可怜。

七窍玲珑心。
真是个小妖精。

4√
黄仁俊来宿舍找过一次罗渽民。
被李帝努轻飘飘挡了回去。
请帮我带句话给娜娜,谢谢他。
临走还送了框苹果。

黄仁俊下到四楼的时候被李帝努叫住。
娜娜不吃苹果,他过敏。
还有...顿了一秒,还有,娜娜这个名不是谁都可以叫的,你懂么。
黄仁俊没出声,但几乎逃跑的脚步泄露他的慌张。

罗渽民练舞回来看见地上一筐苹果顺口一问,谁给的苹果。
李帝努看电视头都没抬,干巴巴来一句:经纪人哥。
哦。
我刚才遇见黄仁俊了。
李帝努握着遥控器的手顿了一拍,怎么。
还没等我叫他,直接跑了。
是你上次突然抱他吓得。
罗渽民偏头思索了一会儿,可能吧。

李帝努拨着遥控器,舌面与上牙床碰了两次,娜娜。

5√
罗渽民和李帝努刚到练习室门口就听见李马克的笑声。
推开门看见黄仁俊跟李东赫两个人抱着笑的五官易位。
李帝努下意识偏头看罗渽民,罗渽民仍笑着,你俩干什么那么好笑。
黄仁俊起来擦了把泪儿刚想开口,看见李帝努吧唧吧唧嘴没说。
眼睛在李帝努与罗渽民之间扫了两圈,没敢说话。

罗渽民撇了一眼李帝努,朝黄仁俊,你怕他?
黄仁俊摇摇头,没,没。
罗渽民脱了衣服,用力甩了甩系在腰上,不怕就不怕,畏畏缩缩。
说完再不朝人群,又开始边缘的拈花菩萨。

6√
黄仁俊有些疑惑罗渽民突然的冷漠,但又看旁边李帝努似有似无有些敌意的眼光。
算了算了,烦。

7√
在之后罗渽民被舞蹈老师说了一通,无外乎队形上的失误。
还是那种结界。

也就理所当然留下来跟黄仁俊一起开小课,顺便指导黄仁俊。
知道这个事儿李帝努是强烈反对的。
但那天学校实在有事儿脱不开身,临走前特意用眼神暴击黄仁俊千八百遍。
黄仁俊倒是没敢直视李帝努,但身体观感上像是一条被阉了一个月的咸鱼。

8√
开始还好,两个人默默做自己的事儿,互不干涉。
后来黄仁俊有些饿,从书包里揪出来个苹果倚着墙角吃的欢快。
罗渽民看着他吃了一会儿,站起来扯走了黄仁俊的苹果,就着他上一口的地方重重咬了一大块。
咬完抹抹嘴,对着已经僵了的黄仁俊,怎么,舍不得。

嘴里还有苹果,说话的时候喷溅的口水洒在黄仁俊脸上。

没,你不过敏么。
过敏?罗渽民笑,分苹果,有的过有的就不过。

黄仁俊低头盯着那一大块缺口,真是个琢磨不透的人。




红玫瑰与白玫瑰(宜嘉✘现实向)

Chapter31有你的未来

段宜恩心里有两朵玫瑰。
一朵是出道前热情又浓烈的红玫瑰,一朵是出道后清冷又高贵的红玫瑰。
有时候人就是这样矛盾的存在,他常常问自己更喜欢哪朵,又常常得不到答案。
跟自己冷战的时候喜欢红玫瑰,看见他在别的男生身边说话时喜欢白玫瑰。珍荣在旁边摆头:和着就你一人独享呗。
段宜恩没说话,你才不会懂我有多想把他囚禁在自己身边,哪儿都不许去。

前些时候王嘉尔回了趟韩国,他紧紧抱着还没放下行李的人说什么都不撒手。
王嘉尔任他抱着,心里想到大概三个月的分别,也确实难为这个小心眼又死脑筋的人了。
Bambam在旁边看着,扭头跟有谦吐槽,你看mark哥那个小心眼又死脑筋的样儿,丢人。
还没等扭头就觉得身后一阵阴气袭来,王嘉尔瞪着眼珠冷光乍现。
吓得有谦揽着已经不敢动的bam米逃离现场。

段宜恩有的时候也会看看内地的节目,普通话还不太好的他有时候也不听节目里他的嘎嘎到底讲了什么,就只是直愣愣的盯着手机屏幕,偶尔傻笑出声。
不过对于这种行为,里兜也找了段宜恩好几次。
Mark我求你了,如果真的想看能不能别在马桶上看,一坐一上午我们真的憋不住啊。

再后来赶上年末,王嘉尔从大陆赶回来准备年末颁奖礼和舞台。
段宜恩觉得春天都到了,万物复苏,最近看着bambam也越来越可爱,闲着没事抓着他的小脸,哎一古我们bam萌死了。
Bam:………

跨年那天两个人倚着床边看星星。
王嘉尔抬着头,mark这一年好累啊。
段宜恩偏头瞧着,揉了揉王嘉尔的头毛,还有我啊。

是啊,还有你呢。

我有两朵玫瑰,一朵红玫瑰,一朵白玫瑰,我每天都给它们浇水。
有的时候两朵玫瑰会吵架,我不知道该偏向谁。
那我谁都不偏,我把它们揣在心口里,免受风吹。

因着嘎嘎将重心放在内地的缘故,两个人连同框都艰难。在去年12月中旬把got7几乎所有的视频看完一遍之后,觉得差不多该有个结尾了。两个人的故事还在继续,他们是我们心头的白玫瑰与红玫瑰,白月光和朱砂痣。

红玫瑰与白玫瑰(宜嘉✘现实向)

chapter30归来
年后王嘉尔工作重心向内地转移。
开了个人工作室之后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开心。
粉丝们的不支持以及开始渗透内地打开知名度疯狂上节目的疲倦激的王嘉尔心力交瘁。
每当有人要求他退出团队自立门户时,都坚决的拒绝并且表示我爱组合超过我的一切。

偶尔深夜通电话的时候,王嘉尔默默抱着手机哭的昏天黑地。
段宜恩也不说话,就那么沉着的听着。
两个人这样的模式也不是一次两次,习惯早已根深蒂固。

因着韩国内地两边跑的缘故,王嘉尔最近累的瘦了好多。
段宜恩看着他愈发棱角分明的脸,毫无疑问的心疼了。
以至于王嘉尔一到韩国,段宜恩就拽着他吃饭。
何老师最近常常戳着王嘉尔的脸,嘉尔,内地饭你是吃不惯么,怎么一回韩国就胖。
王嘉尔:......

适逢泰国FM,王嘉尔在那段时间没有安排内地行程。
没活动的时候,就在泰国的旅馆里睡得昏天黑地。
有的时候段宜恩会抱着个大榴莲来,两个人也不说话,低头默默的吃。
Bambam路过的时候被里面榴莲的气味吓了一跳,推门进来两个人正吃的不亦乐乎。
有谦想着bambam出去买吃的怎么还不回来,结果看见三个人围着个大榴莲吃的没了形象气的有些上头。

Fan  meeting的时候做游戏,段宜恩蒙着眼睛差点掉下去。
保安小哥护着他的腿。
王嘉尔在旁边,不动声色挥掉腿上的手,揪着段宜恩的外套怕他出危险。
以至粉丝的后记写,嘎嘎的占有欲还是那么强。

结束行程后段宜恩不出意料带着王嘉尔吃东西。
后者塞的满嘴,有些怨念:段宜恩都怪你,我又胖了。
始作俑者端端抬头,怕什么,胖了更帅。
对于某人睁眼说瞎话的行为,王嘉尔表示抗议。
段宜恩夹了块肉接着塞到他嘴里。
无视之。

Bambam在一旁观察,回头问了问同样八卦的有谦米。
我怎么觉得jackson哥从中国回来,娇俏了不少。
有谦米举双手同意,bam米你这形容词说的太好了,确实娇俏。

远处娇俏的某人打了两个喷嚏,段宜恩淡定的用纸给撸了撸鼻涕。
Bambam:......
有谦:......


(魔教浩珉✘现实)傲娇与偏见

随便写写,有时间差,有错误请指正,用我非常微弱的记忆力和破烂的文笔,想写下心里的故事,不知道是短篇还是中篇,写到哪算哪。
第一篇:
(1)
2004年,郑允浩抱着沈昌珉,对着摄像机笑的露出两颗小虎牙:以后请更喜爱我们的昌珉。
说完顺便用还是个小豆包的脸蛋儿宠溺的蹭了蹭弟弟。
当时的沈昌珉心里默默想着,也请更喜爱我的允浩哥。

没有们。

(2)
14岁的沈昌珉第一次见到郑允浩的时候,给他幼小的心灵造成了极大的伤害。
不说别的,单单从身高的压制上,沈昌珉就输了个底儿掉。
当然,十几年之后,风水轮流转苍天饶过谁,那还是后话。
刚来公司参观了半晌憋了半天想要上厕所,沈昌珉寻思着等问完好后要立马解决生理问题。
小心翼翼的朝着对面鞠了一躬:前辈你好,我是沈昌珉。

沉默。

这种蜜汁沉默持续到沈昌珉觉得自己快要尿裤子的时候,头顶传来的声音让这个“快要”差点成为现实。
厕所都没上滚回家,沈昌珉埋在妈妈怀里哭了个昏天黑地。
那句如果是来玩的就不如赶紧回家,轰的沈昌珉印象深刻,几乎印在脑髓里。
以至后来又拿初次见面说事儿的时候,这个话题基本上已经成为两个人的情趣。
好多事情分两面,沈昌珉就这样在差点被郑允浩吓的尿了裤子这件事里,记了一辈子,也调侃了一辈子。
却不知道那回初见,是郑允浩一辈子所做的是是非非里,最抱歉的一次。

(3)
16岁的郑允浩第一次遇见沈昌珉时,就觉得不顺眼。
那个漂亮的小少爷低着头,轻轻说着前辈你好。
说是不顺眼其实也并不贴切,大概是一种想要亲近却又怕很快失去的矛盾感作祟,说出的话冷的要命,全然失了平时的礼貌。
晚上躺在公园的长椅想着今天练习的内容,偏偏一双极美的小鹿眼睛撇都撇不走。
那里闪着强忍的泪花,亮亮的,控诉着郑允浩无礼的刁难。
平时沾枕头就能睡过去的郑允浩同志,在那天晚上出乎意料的——失眠了。

(4)
这以后沈昌珉再也没跟郑允浩说过话。
能躲就躲,不能躲鞠躬点个头撒腿就跑。
也不是不关注,倒是时常听说那人素以礼貌著称,不是对后辈鞠躬问好,就是给新进的练习生耐心指导。
怎么就对他一个人刁难任性。
好亲故金基范摸着沈昌珉的头叹气,这以后要是一个组合出了道,你还不疯了。
一个月后,沈昌珉看着金基范的嘴,压下了第十次想要劈了他那说什么都不准,偏偏就准了一个的臭嘴的念想。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5)
东方神起出道那年,沈昌珉在分配宿舍床位的时候,因着是老小的缘故,很不幸的跟作为队长的郑允浩分了一张床。
晚上洗完澡脱得就剩个内裤的时候,沈昌珉感叹人生世事无常,抱着被子欲哭无泪。
也是青春期的缘故,不一会儿迷迷瞪瞪来了困劲儿。
身后郑允浩洗完澡出来,悄咪咪上了床,轻轻的,将窝成一团的沈昌珉环进怀里。
沈昌珉朦胧间感觉温度从后背慢慢传来,往里拱了拱,睡了个非常香甜又安稳的觉。
梦里一米八多的沈昌珉插着腰,对着矮一截的郑允浩指指点点,颐气指使,并要求一天不许上厕所。
他想着也许环着自己的这个人并没有想象的那么讨人厌。
最起码,胸膛暖暖的,好舒服。

(6)
哦,对了。
这哥们胸真大。

上瘾(悠昀✘现实向)


第四章中本悠太的守护
出发前中本悠太生了一肚子气。
小孩儿拒绝自己换掉花衬衫的提议,并在泰一哥的怂恿下套了个天蓝的外衣。
郁闷。

这种吃了屎的心情一直持续到机场,在粉丝们都捂着嘴说着winwin今天好漂亮的时候达到了顶峰。
中本老师本着这美丽只有我能独享的原则,用自己不是那么厚的臂膀,护住董思成的整个后背。
饶是不怕热的董思成,早春微冷的天气里后背也蒙了一层虚汗。
这人,今天抽什么风。

中本悠太就这么郁闷的到了大阪。
因着家乡的缘故,久违而熟悉的空气环境让中本老师心情好了不少。
初初的行程是钓鱼吃饭。
中本悠太后来回忆这几天的日子都觉得十分后悔,为什么就先去钓鱼了呢。
在最后一秒成为唯一一个钓上来鱼的泰一哥,牵着自家小孩儿的手,深情并温柔的,亲了一口。

幸运的是,中本老师当时正跟工作人员确定行程,并没有看见这种扎心的行为。
但回来的时候看见董winwin红了的后脖颈还有泰一哥脸上带着的不自然的潮红,倒是怀疑了一下。
以至于后来看节目播出的时候,强行忍住要砸了电脑屏幕的冲动。

说回钓鱼。
悠太下发任务,抽签选取神秘朋友,并在三天两夜的行程中,偷偷的照顾他。
董思成抽到了中本悠太。
想着从认识到现在悠太哥对自己种种照顾,董思成内心里发誓一定要对悠太哥好一点。
给他买好吃的,睡觉前给他按摩,渴了给他拿水,累了给他让座。
当然,这些董winwin都没做,flag立的太快,倒得就像龙卷风。

也不是都没做,从吃饭的地方出来,董小花悄咪咪的从包里拿出块薄荷糖,双手小心翼翼的递给了中本君。
收回手的时候眼睛亮亮的,像是等着夸奖的小朋友,漂亮的不像话。
不过此时的中本君正沉浸在行程的规划中,并没有记得这个小插曲,更没注意到这景象,倒是泰一哥看见了,被萌的笑了半天。
以至于看节目回放的中本悠太,已经开始找能砸了电脑屏幕的家伙什了。
旁边一起看的马克拖着暴走的中本悠太桑,哥你冷静,冷静。

大阪城里春意正浓,樱花与穿梭其中的少年构成奇妙唯美的画面,像是技能高超的画师画出的油彩画。
四行诗的时候董思成耳边别着一朵小小的樱花,漂亮的像个洋娃娃。
中本悠太大眼睛里闪着亮亮的光,盯着董思成思考的脸笑的很荡漾。
winwin好漂亮,话说出来连脑袋都没过,下意识的脱口而出把自己吓了一跳。

屏幕前李马克指着中本君的痴汉脸,哥你这样好猥琐。
中本悠太白了他一眼,小屁孩懂什么,这是情趣。
马克被骂了一句小屁孩心气不顺,嘟囔一句,winwin哥真可怜。
中本悠太想着,电脑你应该感谢马克救了你,我现在只想砸了他。

上瘾(悠昀✘现实)

第三章  进击的文泰一
为平衡队内关系,团内会定期更换宿舍。
中本悠太抱着董思成朝着经纪人撒娇,哥,我还要跟winwin住。
本身道英因着经常找泰容吵架的缘故,很少在自己屋里住,经纪人就调了泰一来镇住这两个活宝,毕竟年纪大了,稳重。
这之后经纪人对自己的决定感到十分后悔,经常感叹自己老了,插不进年轻人的纸醉金迷。
当年你们都是gay的梗被成员们津津乐道了好长时间,之后flag倒得太快就像龙卷风,又被成员们吐槽了好久,这还是后话。

文泰一搬进去之后的一段时间,中本悠太还没有什么忧患意识。
在此之前,其实也一直把在玹当做假想敌的。说是假想敌,其实也不太准确,毕竟自己的那点儿小心思,winwin还不知道。

平日里,中本悠太总是在一切场合宣扬对winwin的爱,粉丝也常常调侃他是winwin的背部大型挂件,他自己也知道他俩的cp是队内大势。
又怎样,她们才不懂自己到底有多爱他。
如果非要在这份爱上加个程度,大概是离了他会活不下去的那种罢了。

说回文泰一。
泰一在经纪人宣布宿舍调整的下午的就搬了进去。
开始的生活没什么变化,中本悠太和董思成两个人不是窝在床上看动漫,就是瘫在董思成的床上刷韩剧。
后来中本悠太录制节目,几日几日不在宿舍,董思成几乎都是与王者度过的。
泰一看他抱着手机不撒手,总想着劝劝他,其实心里也想跟着董winwin一起玩耍。

说得多了,董思成也有些无奈,哥你不懂我们年轻少男的忧伤,可谁还不是从年轻少男那里过来的呢。
后来收拾屋子的时候,泰一从马克床底下扫出一把水枪,还是十四五岁的小马克过生日的时候小楷灿送给他的。
泰一一时兴起,接了些水,朝着正打王者的winwin就射了过去。
董winwin正打排位打得兴起。
因着泰一哥的不断骚扰的间接原因,掉了段位,脸当时就绿了。

中本悠太好几天没见着自家小孩儿,进了屋差点没被里面的气氛吓出来。
还从没见过winwin生这么大的气。
肯定是段位掉了。
下了这个结论后中本悠太小心翼翼的看了看泰一。
泰一小心翼翼的回望中本悠太,目光写满了求救,哦都尅。
中本悠太摊摊手,你把我家小孩儿惹了,我没打你已经很给你面子了好不好。
文泰一挠挠头,winwin啊,哥给你买冰淇淋。
董思成抬头想了想,哥我不想吃。
得,冰淇淋都没用。

别别扭扭过了几日,正好公司要录制nct life第七季。
泰一寻思着去大阪旅游顺便缓和关系。
悠太这几天倒是忙的晕头转向,毕竟作为导游以及作为目的地的家乡。
他想着无论如何也要让成员们有一个充实难以忘记的旅行。

出发的那天董思成穿了个花衬衫。
不想让小孩儿太美的中本老师表达了强烈抗议。
董winwin:抗议无效。

上瘾(悠昀✘现实)

第二章  再见来不及握手
董思成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偶尔会进入浅眠状态,脑海里全是不愉快。
睡前手贱点了刚出道时的电台,中本悠太扯着大嘴乐的像朵花,一脸猥琐的娇声唱着:shyshyshy。
shy你大爷。

董思成在漆黑的夜里又翻了一个大白眼,不打王者了,烦。
后半夜中本悠太起来上厕所,悠忽的灯光似乎在提醒他邻床的主人深更半夜,夜深人静还没有就寝的事实。趿拉着拖鞋走了两步意识到不妥,两只脚从拖鞋中抽出,触地时的冰凉激的中本悠太走了一大半的困意。

董思成手机亮着,人却已经睡着了。
关上手机的刹那,中本悠太看见了自己的大脸——以一种极丑的表情扭曲着,大概是睡前新设的屏保。
大半夜的中本悠太愣是被气笑了。
小孩儿乖乖的窝在被窝里,轻轻的发出无意识的呓语。

放送时的两个跟头像是自己跌的一样,嘴角和膝盖有些微微撕扯的疼痛,像是心脏被谁戳了几下。
中本悠太如梦魇一般用小拇指拂过董思成的上唇,轻柔的好像在研究一件艺术品。

隔天去放送的路上,董思成因着昨天的一系列冲击蔫的像晒了一年的鱼干。好姐妹在玹牵着好亲故的手摇啊摇,winwin啊,我今天是不是可帅了。
董思成抬起因为睡的不够造成的欧式双眼皮,是啊。
昨天晚上梦见中本悠太抱着女爱豆深情的唱shyshyshy,烦。

中本悠太倒是心情不错。
下了保姆车抬手跟附近的粉丝打招呼,引来一片尖叫。
董思成:切,做作。
转身去找姐妹花,两个人牵着小手一颠一颠跑进后台,身后的中本悠太脚步一顿差点摔倒,又是一阵尖叫。
彩排期间董思成抱着郑在玹好亲故好亲故的叫,逗得在玹掐着他的小脸乐的没了眼睛。
中本悠太在旁边杵着没有一丝笑意,本来想过来亲亲他悠太哥的楷灿被他强大的气场吓回马克弟弟身边。

董思成的站姐今天心情很好,因为自家爱豆貌似心情不错,拍出的照片真是优雅又漂亮。
郑在玹的站姐心情复杂,每一张照片都崩坏,到底董winwin说了什么,把你笑成这样。
中本悠太的站姐表示对不起各位,我们家爱豆今天可能生理期,心情貌似太差,欧巴哈几码拉姑。

————————

下班之后董思成回了宿舍直接猫进被窝打王者。
中本悠太慢悠悠回来,winko。
轻轻叫出来的名字,婉转着声调,好像在叫一件珍贵的宝物。
董思成活动的手指一顿,没说话,但也没再动。
手机的另一头不明白队友突然停止攻击和行动的用意,在聊天框里骂他骂的昏天黑地。
谁在意呢。

其实中本悠太很少叫董思成winko的。
以前叫的时候董思成表达了自己对这个昵称的强烈抗议。
winkowinko,女里女气,一点都不符合我大天朝直男的气质。
第一次叫是因为董winwin在中本悠太生日那天悄悄给他准备的蛋糕和留言。
那张卡片上写的话真的穷尽了董思成毕生绝学,用充满爱意与感激的话语表达对中本悠太的依赖。
那天的中本悠太温柔的叫着winko,笑的揽着小孩儿的肩用力的抱了抱。
仿佛在对董winwin做着什么郑重的承诺,充满了仪式感。

之后因为董思成的强烈反对,这个称呼就再也没出现过。
有的时候董思成也会怀念还没出道的那会儿,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自己又不是那种自来熟的性格。
刚到韩国就被公司安排着上了团综,要不是悠太和泰容的帮忙,自己指不定出什么幺蛾子,yogi好尴尬啊这样的名场面可能就不只一回了。
他一直都记得那双使劲握着自己的手,还有那个笑着的少年,温暖又温柔。

就像现在从他嘴里叫的那个名字,缠绵又轻薄。
这一局排位算是白打了,其他人举报了这个半路没了动静的队友。
谁在意呢。

放下手机,董winwin歪着头想了一会儿,哥,我想吃冰淇淋。
中本悠太笑了笑,哥给你买。
董思成偏头看着他,身后是即将消失的点点夕阳余光,衬的中本悠太好像下凡的仙子。
真好看。

中本悠太下楼去买冰淇淋。
哄他家小孩儿,没有什么问题是一个冰淇淋解决不了的,如果不行,就两个。